鸭脖vip

尤金少将:“俾路支解放军”的历史及现状

2022年4月26日,巴基斯坦卡拉奇大学发生了一起针对孔子学院的自杀式。袭击共造成包括袭击者Shari在内的四人死亡,另外三人皆为中国学者。而在袭击发生半小时后,臭名昭著的“俾路支解放军”(BLA)立即宣称为此次袭击事件负责,并表示“如果中国不停止在巴基斯坦的投资项目,会进行更多的袭击。”

与西亚地区最初的西亚式一样,这次的袭击者拥有“完美且具有煽动性的人设模板”:上流社会背景、硕士学位、富裕的家庭环境,这样的“人弹”角色选择显然是有意为之。BLA想要以这位袭击者的“高贵牺牲”作为旗帜,煽动“其他懦夫”进行效仿。

如果我们仔细翻阅历史资料也不难发现,“俾路支解放军”并非新生事物,其针对中国人发动袭击也并非第一次:2018年11月的中国使馆袭击案、2019年的瓜达尔港酒店袭击案、2021年8月的瓜达尔港中国工人大巴袭击案。近五年在巴基斯坦对中国人发起的所有,几乎都是这一组织的手笔,每一位在巴遇害中国公民的累累血债,几乎都可以归结在其头上。

那么,是什么让这一恐怖组织将中国人作为目标,如此持之以恒地策划并实施袭击呢?下文将梳理“俾路支解放军”的历史及现状。

俾路支地区和俾路支省并非一个概念。俾路支地区又名俾路支斯坦,地处西南亚的伊朗高原和南亚的部分区域,以俾路支人作为主体民族而得名。

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自古以来无论是由波斯、阿富汗和中国方向前来的军团南下征服印度,还是印度北方的国王向北远征,都会经过俾路支地区,使得该地区的统治者更迭极为频繁。尽管当地也曾诞生过一些独立的政权,但都没有延续太久,而这一地理名词也终究未能成为一个单一的民族政权,在相当长时间内,此处都可以说是一个归属模糊的地带。

随着英帝国主义进入并开始对南亚地区进行殖民,俾路支斯坦东部地区便被其征服;西部与北部地区则分别向波斯帝国和阿富汗王国寻求保护,并在此之后成为了现在伊朗和阿富汗的领土,而东俾路支地区被英国吞并的部分则成为后来英属印度的一部分,再后来印巴分治,东俾路支地区又与北印度地区一起独立出来,最终凭借34.7万平方公里的面积成为巴基斯坦一个最大的省。

尽管“俾路支解放军”经常标榜过去的东俾路支对英国殖民者和巴基斯坦政权的反抗,但事实上这两个时期的俾路支抵抗者和现在的他们没什么关系。因为俾路支省缺水、多山多沙漠、地广人稀等原因,绝大多数的俾路支人都迁到其他更加富庶的国家和地区去了,其中自然也包括最初的反抗者群体的后人。

目前俾路支省的俾路支人比例早就连43%都不到,这其中还包括不少上世纪80年代因为阿富汗战争和两伊战争而迁徙过来的原阿富汗和伊朗俾路支人。

“俾路支解放军”的出现契机非常特殊。1978年,穆罕默德·齐亚·哈克就任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总统,为了解决独立后一直以来非常突出的民族矛盾,他对许多民族的活动家进行了大赦,并对包括俾路支人在内的少数民族实施了一定补助,这让许多俾路支人得以接受教育。

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大量从阿富汗涌入巴基斯坦的难民被安置在俾路支省北部地区,原生的俾路支人欢迎来自阿富汗的俾路支人,却极其厌恶其他民族的阿富汗难民,认为这些人挤占了自己的生存空间与补助待遇。

随着苏军越来越多地进入阿富汗,并开始彰显出入主印度洋的决心,巴基斯坦正式成为西方与中国遏制苏联影响力扩张的最前线,俾路支省北部也由此成为阿富汗反苏势力的域外大本营。来自中国和美国的武器装备、教官和军火不断抵达当地,并对阿富汗人进行武装化和培训。

起初只是为了第一时间掌握这些阿富汗武装人员的营地位置、行动路线和动向,苏联方面派出克格勃人员进入俾路支省,并在当地设立情报站。但很快,苏联人意识到俾路支人的民族主义排外情绪非常高,于是决心加以利用。

1981年,他们围绕俾路支省首府奎达的大学和中学建立了“俾路支学生组织”(BSO)。这一组织的工作手段非常诡异:一方面是利用当地民族本位主义,散布独立思潮笼络俾路支人;另一方面又依靠宣传马列主义,试图将其打造成一支左翼学生军。而这一缝合思想的最终发展结果,正是“俾路支解放军”。

在整个苏联侵阿战争期间,该组织在俾路支省的活动都很活跃。他们为苏军传递一些情报,对反苏训练中心和军事物资训练路线实施了一定的破坏活动,并利用当地各个族群间的矛盾做大了自己的支持者基本盘。

但这些行动的作用极为有限,如果用戏剧来比喻这场战争中俾路支人的意义的话,那就是连配角都算不上,至多只是一个有句台词的龙套;其武装力量的存在的最大作用是遏制伊斯兰极端思想在部分地区的传播,却也因为武力滥用而造成数量可观的当地阿富汗难民与其他巴基斯坦民族的人员伤亡。

所以,巴基斯坦政府一度也认为俾路支人的武装力量并非什么有分裂目的左翼武装力量,而是一个单纯醉心于对俾路支省其他民族实施袭击和报复的青年武装组织。

随着阿富汗战争的结束和自身经济困难的加剧,苏联逐渐减少了对“俾路支解放军”的投入。而大量阿富汗难民和武装力量的归国,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当地原住民与难民间的矛盾。这让“俾路支解放军”的发展遭受了不小的阻力。

“祸不单行”的是,随着1991年克里姆林宫上空的红旗落地,“俾路支解放军”的信仰崩塌了。大量核心人员选择“润走”和成为“日子人”,其军事力量和政治力量的发展亦遭遇重挫。最终,其基层组织基本崩溃,而高层则选择蛰伏,依托少量尚能控制的高校发展上层路线,并设法重建与俄罗斯军队的联系。

至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与巴基斯坦不对付的印度取代苏联,成为“俾路支解放军”的新后台,他们的资金注入让这一行将就木的分离主义武装恢复了一点元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